研究队伍

邵志勇

研究员

脑科学研究院PI

研究方向
神经胶质细胞在神经发育和维持过程中的作用和相关神经疾病的发病机理研究
联系方式
上海市医学院路138号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明道楼1006室(200032)
电话:021-54237762   Email: shaozy@fudan.edu.cn

2010年毕业于美国爱爱荷华州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010-2014年在耶鲁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主要以简单的动物秀丽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s为模式研究环境胁迫反应和神经突触结构的维持分子机制。其研究成果发表在CELL、EMBO J、PLOS pathogens、Genetics等杂志。2014年加入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并入选为“青年千人”。

动物(包括人和简单的秀丽线虫)的行为都是由神经环路调控。神经环路中,神经元通过特定的连接(比如突触)和它们的靶细胞交流信息。神经元是如何选择特定的靶细胞,特定细胞部位(在胞体、树突的近端还是远端)形成突触?很多突触是在发育早期形成并终身维持。这些早期形成的突触的空间位置在动物后期发育和成年后是如何维持?如果突触形成或维持出现问题后,动物的行为将会受到什么影响?我们用简单的模式动物秀丽线虫C. elegans来研究上面的问题。因为秀丽线虫的神经系统非常简单,只有302个神经元,7000个突触连接。并且,所有的连接都用电镜重建。秀丽线虫是透明的动物,可以用各种荧光和光遗传工具研究单个神经元的结构和功能。另外,因为秀丽线虫小,我们可以在群体的水平做行为学研究。因为很多基因和信号途径在人和秀丽线虫中是保守的,比如唾液素在神经发育和维持过程起关键作用,我们发现它的秀丽线虫中同源基因cima-1是维持突触位置的必需基因,因此研究这些保守基因和信号通路可为我们了解人类的神经发育和发病机理提供重要线索。


招生招聘

欢迎对神经发育和神经疾病有兴趣的有远大志向的研究生、博士后和科研人员加入


代表论文

  1. Christensen R, Shao Z, Colón-Ramos DA (2013) The cell biology of synaptic specificity during development. Current Opinion in Neurobiology, 23(6): 1018-1026
  2. Shao Z, Watanabe S, Christensen R, Jorgensen EM, Colón-Ramos DA (2013) Synapse Location during Growth Depends on Glia Location. Cell, 154: 337-350
  3. Park EC, Ghose P, Shao Z, Ye Q, Kang L, Xu XS, Powell-Coffman JA, Rongo C (2012) Hypoxia regulates glutamate receptor trafficking through an HIF-independent mechanism.  EMBO Journal, 31: 1379-1393
  4. Shao Z*, Zhang Y*, Ye Q, Saldanha JN,  and Powell-Coffman JA (2010)  C. elegans SWAN-1 Binds to EGL-9 and Regulates HIF-1- Mediated Resistance to the Bacterial Pathogen Pseudomonas aeruginosa PAO1. PLOS Pathog, 6(8): e1001075 (* contributed equally)
  5. Shao Z, Zhang Y, and Powell-Coffman JA. (2009)  Two Distinct Roles for EGL-9 in the Regulation of HIF-1-Mediated Gene Expression in Caenorhabditis elegans. Genetics, 183(3):821-829

地址:上海市医学院路138号明道楼 邮编:200032 电话:021-54237641   

复旦大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