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生理学报》:杨雄里院士在“国际脑功能和脑疾病学术会议”上的讲演

    现全文转载《生理学报》(63 (6): 631–632)刊登的杨雄里院士在“国际脑功能和脑疾病学术会议”上的讲演。

————————————————————————————————————————————

 

编者按:杨雄里院士是我国著名的神经生物学家,曾任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所长、中国生理学会理事长、《生理学报》主编、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所长和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对我国生理科学(特别是神经科学)的发展有突出贡献。2011年10月18日在复旦大学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上,他作了充满激情、语重心长、言简意赅的演讲,回顾了我国神经科学发展的艰辛历程,对青年科学家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寄予厚望。他的精彩演讲引起与会者的共鸣,结束时全场起立长时间鼓掌。会后,不少与会者向本刊建议将演讲稿予以发表。作为本刊的顾问,他本人同意发表,与大家共勉。现将根据录音整理的演讲稿发表在本栏目,以飨读者。

 

在“国际脑功能和脑疾病学术会议”上的讲演

 

杨雄里
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上海 200032

 

尊敬的各位同事、各位朋友、各位同学:

  今天,来自海内外的神经科学界的年轻才俊相聚在复旦,在神经科学的几个重要领域,交流研究心得,探讨研究进展。我作为神经科学界的一名老兵,谨向各位表示热烈的欢迎。我特别感到高兴的是,曾经在我实验室里或在中国科学院原上海生理研究所学习和工作过的许多同学专程从海外赶来,使我们在学术交流的同时,有可能重温当年在一起度过的愉快时光。各位同学,这次讨论会因你们的归来而变得更加精彩,衷心地感谢你们。在本次会议筹备过程中,University of Michigan叶冰教授,University of Minnesota袁澧涟教授和复旦大学张玉秋教授、郑平教授、马兰教授,陈靖民先生,以及他们的同事和学生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保证了会议的如期召开和顺利进行。在此,请允许我代表所有与会者向他们表示深切的谢意。

  48年前,也就是1963年,我在冯德培先生的引领下,在刘育民先生的直接指导下,步入了神经科学的殿堂。正如各位所知道的,那正是神经科学(Neuroscience)作为一门对脑和神经系统认识的统一学科诞生的前夜,因此我有幸目睹了这门重要学科中出现的一波又一波汹涌的浪潮,一幅又一幅精彩的画卷。我感到特别幸运的是,最初我作为一名学生和年轻研究人员,跟随前辈走过了我国神经科学发展中一段荆棘丛生的崎岖道路。而最近20年,我作为一名组织者和参与者,又有可能见证了这门学科在我国令人瞩目的腾飞,从而经历了期间的许多辛酸、痛苦以及苦尽甘来的愉悦。

  尽管现实还有诸多未遂人愿之处,尽管还有许多障碍有待跨越,许多问题有待思量,神经科学近年来在我国的迅速发展是不争之事实;如果与20年前的情况相比,谓之“腾飞”亦不为过。在这20年中,我和同事、学生们在祖国的土地上耕耘,从一个侧面,在有限的程度上,为这场腾飞起了一点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为此感到内心的宽慰。

  尊敬的各位同事、各位朋友、各位同学,中国神经科学正处于一个继往开来的关键时期。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我们分外怀念以冯德培、张香桐先生为代表的前辈神经科学家们。他们在战乱不绝的艰难岁月中,筚路蓝缕、含辛茹苦,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坚忍不拔的努力,奠定了中国神经科学的基础,他们不愧是中国社会的脊梁和英雄。在许多意义上,这些前辈是一群科学上的殉道者,他们贡献于社会许多,但从未企求,也并未得到应有的回报。他们都已离开我们,但他们的形象,他们的精神,他们的业绩,将不会消失,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已在我们的记忆中定格,在中国神经科学的历史中定格。

  在中国神经科学发展的这个重要历史时刻,我们尤其应该向建国多年来中国神经科学发展的主力军,一大群资深的神经科学家表示由衷的敬意。在那些政治运动频仍的年代,他们以青春的岁月守护着神经科学的园地,莳花栽木,在极其有限的条件下,在教学和科研两方面均卓有建树。当祖国终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他们又焕发出第二期的青春,为中国神经科学的崛起呕心沥血,从而铸成了他们在中国神经科学发展历程中不可替代的、重要的、承前启后的地位。他们的经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整个国家和社会,在过往几十年,经受不息的政治风波和动乱,以及随后逐渐走向理性的漫漫进程。虽然目前他们多半已退居二线,但他们的精神和业绩仍闪烁着历史的光辉。

  在中国神经科学发展的这个重要历史时刻,我们更寄希望于风华正茂、在各自领域中辛勤劳作的年轻一代的中国神经科学家们,也是今天在座中占绝大多数的同事和同学们。在中国这样一个饱经战乱、迭受政治运动之苦,并曾因之经济发展迟缓的国家,科学发展的土壤目前已不再贫瘠,科学发展的气候也不再严酷,你们可谓是生逢其时。“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你们正以或将以崭新的风貌,杰出的成绩,引领风骚,为国际学界所瞩目。你们当然还会经受成长的痛苦和磨练,但你们的成就无疑将铸就中国神经科学新的辉煌。

  尊敬的各位同事,各位同学,时光无情地催促着匆匆的人生,历史让无数绚丽的画面变得苍白。这些天来,感情时常使我情不自禁地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之中,但理智清楚地告诉我,历史的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我清醒地意识到,我已经完成了历史赋予我的使命;曾经是那么熟悉的国际、国内的学术讲坛,此后将离我越来越遥远。但是,作为一名中国神经科学界的老兵,我将在台下为你们精彩的讲演鼓掌、喝彩,我将在幕后为中国神经科学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而呐喊;在中国神经科学的巨大洪流中,我将会热情地溶入自己涓涓的细流。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out”,老兵不死,他们只是渐渐淡出。各位年轻的同事,我祝你们成功!

地址:上海市医学院路138号明道楼 邮编:200032 电话:021-54237641   

复旦大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